<listing id="113l9"><listing id="113l9"><meter id="113l9"></meter></listing></listing><sub id="113l9"><listing id="113l9"></listing></sub>

    <listing id="113l9"></listing>
    <address id="113l9"><address id="113l9"><listing id="113l9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首頁|新聞中心|電視點播|專題專欄|視聽|長三角 設為首頁|收藏本站
    寧國建縣時間再考——兼與李曉杰、諸葛平先生商榷
    來源:《宣城歷史文化研究》微信版 作者: 發表時間:11-16 11:42

    江 偉

    第991期

    關于寧國建縣的時間,一般認為,是孫權在東漢建安十三年(208)分宛陵縣南境地所置,隸丹陽郡。同時設置的還有懷安縣。但是,近年又有學者提出兩種不同的觀點,一種觀點懷疑寧國建縣時間是東漢建安元年,即公元196年;一種觀點認為是在吳嘉禾六年,即公元237年。因此,有必要對這一問題再度考證和辨析,厘清史實。

    一、對“建安十三年”說的考證

    “寧國”一詞作為行政區劃的名稱,最早見于陳壽《三國志》。據該書《吳書周魴傳》記載:“(魴)少好學,舉孝廉,為寧國長,轉任懷安?!逼浜?,周魴遷丹陽西部都尉。黃武中,再升任鄱陽太守,“在郡十三年卒”。(見《三國志》卷六十)據此可知,在孫權建號黃武之前,寧國便已建縣。

    又據該書《吳書呂范傳》載:“(孫)權破(關)羽還,都武昌,拜范建威將軍,封宛陵侯,領丹楊太守,治建業,督扶州以下至海,轉以溧陽、懷安、寧國為奉邑?!保ㄒ姟度龂尽肪砦迨O權破關羽一事,在建安二十四年,即公元209年,都武昌則在曹丕黃初二年(210)四月。據此亦知,漢末丹陽郡已有寧國縣。

    然而,司馬彪《續漢書郡國志》(后補入范曄《后漢書》)不載寧國縣。據學者考證,《續漢書郡國志》的斷限在永和五年(140)左右。(見周振鶴、李曉杰、張莉:《中國行政區劃通史秦漢卷》,復旦大學出版社,2019年版)因此,寧國縣的設置必在永和五年之后、黃初二年之前。

    又據《宋書州郡志》:宣城郡之廣德、懷安、寧國、安吳、臨城皆為吳立(見卷三十五)。而孫吳政權的基業是由孫策奠定的,孫策向袁術借兵渡江始于永平二年(195)。

    據此并結合前文,可進一步推知,寧國縣是孫吳在漢末建安年間設置的。這一觀點得到了后世學者的認可。唐人李吉甫在《元和郡縣圖志》宣州寧國縣下云:“本后漢末分宛陵南鄉置,屬丹陽郡?!保ㄒ娋矶牛┍彼螛肥吩凇短藉居钣洝芬彩侨绱擞涊d:“寧國縣,本漢宛陵縣也?!吨尽吩茲h末分宛陵南鄉置焉,初屬于丹陽郡?!保ㄒ娋硪哗柸?/p>

    據目前所掌握的史料,把寧國建縣時間定于建安十三年(208)始于清初顧祖禹。他在《讀史方輿紀要》一書中寫道:“寧國縣,漢宛陵縣地。后漢建安十三年,孫吳分置寧國縣?!睉寻部h也是在同一年由宛陵縣分置。(見卷二十八)這一觀點見于方志則始于1997年版《寧國縣志》。該志《大事記》開篇即云:“建安十三年,孫權分宛陵縣南境地置寧國縣,為防山越,在今城西南13里獨山筑城,隸屬丹陽郡。是年,孫權分宛陵縣南境地置懷安縣,縣治在今城南40里虹龍鄉境內,隸屬丹陽郡?!弊源?,寧國建縣于建安十三年遂廣為人知。

    二、對李曉杰“建安元年”說的分析

    對于寧國建縣時間,《中國行政區劃通史秦漢卷》(第二版)懷疑在建安元年,即公元196年(該書在196后加了一個問號)。該書由周振鶴、李曉杰、張莉共著,2019年由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。鑒于該書東漢部分由李曉杰撰寫,故可認定該觀點實際是李曉杰提出的。

    李曉杰雖然懷疑寧國建縣時間在建安元年,但并沒有分析理由。但該書對建于建安元年的安吳縣(與寧國縣同屬丹陽郡)分析甚詳,或許可從中一窺他認為寧國建縣于建安元年的原因。該書“安吳縣”條載道:

    《三國志》卷55《吳書程普傳》載,孫策時,普“后徙丹楊都尉,居石城,復討宣城、涇、安吳、陵陽、春谷諸城,皆破之”。吳增僅《三國郡縣表附考證》卷7據此以為孫策過江時分置安吳。其說可從。

    據前文可知,孫策是在興平二年渡江的。約在建安元年(196),孫策已平定丹陽郡宣城以東地區。安吳縣就是在這時平定的,故在建安元年置縣。李曉杰抑或認為寧國也是在這時平定的,故而懷疑寧國也是在孫策過江時設置的。

    實際上,吳增僅認定安吳在孫策過江時分置,其依據是《程普傳》的記載,是有史料作支撐的。不過,是傳并沒有言及宛陵縣(或者寧國縣)。因此,不可以此類推,認定寧國也是在這時設置的。當然,孫策在俘獲太史慈之后,便控制了整個丹陽郡,時在建安三年(198)。宛陵縣南境自然也在孫吳控制之下。但是,在沒有充分證據的前提下,不可輕易認定寧國就是在此時建縣的。

    還有,寧國和懷安是同年建縣,若認定寧國是孫策過江時設置的,與寧國相鄰的懷安也應該是在此時設置的。但是,李曉杰在書中又根據顧祖禹《讀史方輿紀要》的記載,認為懷安縣是建安十三年分置的。這是不符合邏輯的。其實,《讀史方輿紀要》也明確記載了寧國縣也是在建安十三年設置的,不知李曉杰為何置此而不顧。筆者對此疑惑不解。

    三、對諸葛平“嘉禾六年”說的辨析

    近年,寧國本地學者諸葛平對寧國建縣時間又有新解,認為建縣時間在吳嘉禾六年,即公元237年。同時,對“建安十三年”說進行了批駁,其基本觀點是:《后漢書》所載丹陽郡下屬16縣沒有寧國,故建安十三年寧國未建縣。(見《寧國府之寧國考》,2019年,下同)

    很明顯,他不了解《續漢書》《后漢書》的斷限時間在永和五年左右,故得出錯誤的結論。他又說:“建安十三年,孫吳軍隊并沒有在宛陵境南用兵,也就沒有可能置寧國了?!笔悄?,孫權從丹陽郡析置新都郡,確與境內用兵有關。但是,郡縣設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不可將是否用兵視為郡縣設置的必備條件。

    接著,諸葛平闡述了在嘉禾六年建縣的理由。他根據《三國志吳書諸葛恪傳》記載,提出諸葛恪在嘉禾三年發動了針對丹陽郡山越人的戰爭,到嘉禾六年十月事畢。于是,“按照慣例,析宛陵南境置寧國、懷安,涇南境置安吳進行有效管理”。

    誠如其所言,寧國縣的設置確實與平定山越有關。但是,在孫權建號立國之前,東吳就基本平定了今皖南境內的山越人,于是析置大量新縣進行管理。(見陳健梅《孫吳政區地理研究》,岳麓書社,2008年版)正如譚其驤先生所言:“迨孫氏立國江東,三吳為根本所系,經營辟劃,不遺余力,而新縣林立矣?!保ㄒ姟堕L水集》,人民出版社,2011年版)就丹陽郡而言,就新置了8縣,除寧國、懷安之外,還有廣德、始安、安吳、永平、臨城、臼陽。此后,山越人雖時有叛亂,但東吳政權總體上能夠控制局面。因此,絕不可能等到嘉禾三年征討山越,才進行郡縣析置。

    同時,征討山越也是孫吳政權對南方山區的開發過程?!独m漢志》丹陽郡領縣多集中在北部,中南部設縣較少,說明其時郡之南部尚未大面積開發。降至漢末,地為孫吳所據,經濟有了一定的開發,人口亦隨之增長,分置新縣是勢所必然。李曉杰便認為,“漢末丹陽郡析置眾多之縣,蓋與孫吳定都于此,著力開發,經濟發展、人口增長有關?!保ㄒ娭苷聱Q、李曉杰、張莉:《中國行政區劃通史秦漢卷》,復旦大學出版社,2019年版)其說甚是。

    綜上,建安元年、嘉禾六年二說或證據不足,或立論有誤,或置基本史料不顧,其說不足信。在沒有充分證據之前,不可輕易否定寧國在建安十三年建縣。

    (作者系寧國中學教師、宣城市歷史文化研究會會員)

    【責任編輯:zhanglingyan】

    用戶評論

    已有0人評論
     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
     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